四位一體新教育模式        住宿式書院計劃 (只提供中文版本)

澳門大學二○一○年畢業典禮 四位一體新教育模式培養優秀人才

制定四位一體新教育模式

趙偉校長指出,優秀的大學絕不是買賣學分的超級市場,任何一流的大學首先應當提供一流的教育。要為學生提供獨特的全人教育,故此,澳大制定了澳門大學的四位一體新教育模式,這一模式由四部份組成:

第一部份是專業教育。專業化是社會和科學發展的基本規律之一。專業素質是人類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專業性是大學教育的重要特徵,大學按照社會分工及其影響下的學科專業發展情況,對學生實施專業教育不僅是合理的,也是必須的。澳大必須強化專業課程,不斷改進其品質。

第二部份是通識教育。通識教育突破專業教育傳統的界線,致力培養融會貫通、見識廣博的人才。自2008年開始,為配合「提供全人教育」的使命,澳大全面進行本科課程的改革,增設通識教育課程。現正調試各類通識課程,並將於2010年9月全面推廣。

第三部份是研習教育,也即研究與實習教育。當今世界已成為瞬息萬變的「知識型」社會。傳統教育常常強調知識的灌輸。這種傳統模式已不適宜當今的「知識型」社會。今天,學生的能力不但來源於知識本身,更來源於創造知識的本領。澳大將推行本科生研究實習計劃,強調創新,強調實踐,為學生提供各種科研實習的機會。也將加大對科研領域的經費撥款,為各科研領域提供更多資源,藉以推動卓越科研,擴建澳大科研人才隊伍,提升澳門科研水準。例如在微電子學科,澳大本科生的研究成果在頂級學術會議和學術期刊上發表,並在地區及世界學生科研競賽中獲獎。

第四部份是社群教育。它是依託大學住宿制度建立的一種教育體系。這與世界很多知名大學都設有的「住宿式書院制」相關。這種教育是潛移默化式的。住宿書院為學生營造一個小型的、緊密互動的生活環境。不同年級、族群、專業的學生組織、生活、娛樂在一起,互相學習,互相激勵,共同成長。經驗證明這種教育增強了學生之間的交往,對於學生的性格養成、學術興趣、價值取向等產生正面的影響。澳大已於今年9月開始試行「住宿書院計劃」。在橫琴新校區,「住宿式書院」更是大學建設的主要核心。澳大將是亞洲首間全面推行「住宿式書院制」的大學。

人才輩出加強教育信念

趙偉校長強調專業教育、通識教育、研習教育和社群教育都是學生成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要素,通過這四位一體的新教育模式,澳大能夠培養出「愛國愛澳、博學篤行」、不斷進取、正直誠信、引領社會發展的優秀人才。澳大多年來都持守這種模式的教育,積累豐富的經驗,畢業生取得卓越的表現,也進一步加強澳大對完善四位一體教育的信念。趙偉校長勉勵畢業生在展開人生新的篇章,開拓自己錦繡人生的同時,不忘擔負起對於澳門、祖國以至全球發展的責任,並以此來回報母校、回報社會。

 

 

學在此,樂在此 ──澳門大學住宿式書院計劃

約在公元前3世紀,西方文明燦爛的古希臘時代,柏拉圖在愛琴海畔的雅典創辦了講學授徒的學園,這裡不但有課室,附近還有花園與運動場,供師生休憩鍛鍊。這就是歐洲歷史上第一所集高等教育與學術研究為一體的「學院」,當時柏拉圖把它以「阿卡德摩」(Academy)命名。後來「阿卡德摩」(Academy)成為了後世研究所和學院的統稱。柏拉圖不但在「學園」裡教學,師生們還在一起生活、社交、討論哲學問題。這個社群為人類培養了多位偉大的先賢,包括亞裡斯多德。

在世界另一端,中國亦於春秋戰國時代出現了百家爭鳴的盛世:孔子、孟子、莊子、孫子、韓非子等先哲,以「私塾」作基礎傳道授業,培養出一批批人才,締造時代的傳奇。中國遠在唐代已有第一批以「書院」為名的地方教育機構,如山西的白鹿洞書院與湖南的岳麓書院,部份師生共學共住,教學相長。

無論是「學園」、「私塾」還是「書院」,其精神和教育理念其實與現今的「住宿式書院」非常相近。「住宿式書院」這個看似嶄新的名詞,其實早就出現在東西方的教育史裡。

打造全人教育

蛻變中的澳門日漸邁向國際化,其最重要的推動力必然是一批又一批的棟樑之材。為社會培養人才,是澳門大學(澳大)的重要責任 ── 為社會源源不絕地輸送各行各業專才,而且是關心社會、才德兼備的「全人」人才。

然而,我們不免有疑問:匆匆數載的課堂學習,又怎能讓年輕人全面成長?又怎能開闊他們的眼界和胸襟,培養出他們的領導才能和獨立思考能力?曾在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擔當高層領導超過二十年的澳大副校長何順文教授自有一番見解與感受。他自2009年上任後,除改革大學本科課程結構與引入通識教育外,還帶領「住宿式書院籌備小組」,推動澳大試驗性住宿式書院的成立。

何教授指出,過去幾十年,隨着經濟發展,各國大學擴展迅速,教師往往忙於研究出版而漸忽略本科生教學及課堂外對學生的照顧指導,甚至認為安排學生校內住宿及一些課外團體活動就可解決,逐漸走入了所謂「研究型大學」的誤區,容易間接造成學生除專業知識外,視野狹窄,缺乏思考溝通技巧,可能滿腹理論,但為人處世思想稚嫩,抗壓能力偏低。

怎樣令課堂內學習能與課堂外生活相結合,返回教師真正關心學生生活,重尋培養「全人」的目標,成為了當今很多大學改革本科教育的重要考量。

於是,我們展望現正建設中橫琴新校園的住宿式書院(Residential College,下稱RC或書院)制度能帶來新的改變。這種被公認為較好的辦學模式,將成為澳大推行「全人教育」的基石,期望能讓書院裡的學生學在此,樂在此。

國際知名大學推行

事實上,已有八百年歷史的英國劍橋和牛津大學就是一直實行這個模式,其他美國老牌長春藤大學如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和一些小型文理學院亦很早就採用了住宿式書院制度。香港中文大學現時也有崇基、新亞、聯合與逸夫四所半宿式書院及五所新的全宿或半宿式書院。北美有賓夕凡尼亞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康乃爾大學、維珍尼亞大學、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明德學院 (Middlebury College)、墨瑞州立大學、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及多倫多大學等;亞洲方面,韓國的延世、台灣的東海大學、政治大學及清華大學,內地的復旦大學,最近也嘗試引入住宿式書院。另外也有些大學如北京大學及新加坡國立大學成立了非專業類的博雅學院,作為邁向RC的首站。何教授指出,採用RC的大學不一定為富有或頂尖的院校,也有較平民化的公校,也不需太多額外經費將傳统宿舍改裝及不會對現有學科課程造成影響。

打造學習生活社群

書院不是學院,它刻意打破學生的專業分類而讓不同背景、不同想法的人聚在一起學習、生活。書院也不是硬梆梆的宿舍大廈,而是一個數百人的大家庭。每所「半封閉」式住宿式書院內都有低密度的建築物,包括學生宿舍、院長、學生輔導長及部分教授成員的公寓、膳堂、課室、研討室、諮詢室、小型圖書館、電腦室、康體設施、練習表演場地、聯誼活動室、書院學生會與團體辦公室及庭園等。

何教授再指出,單單有優質的硬件還不足以對學生作全面培養,書院制的精神重點在於它是一個把學生的學習與生活結合為一的小型師生共同體,也是校園內的一個小社區。師生共住並經常共膳與交流,書院院務室及學生團體定期舉辦各類學術、導修、社交、文娛康體,及書院兼職活動等,因此也成為一個互動關懷和進行非形式教育的理想園地,營造一個敦品勵學的環境。

每個書院都有自己的文化與特色。比如某書院比較關心時事,某書院體育明星輩出;還有某書院辦的文娛活動特別有聲有色……總之,多姿多采的校園生活,學生通過同輩及老師之間的互動,磨練他們的意志和獨立思考能力,培養他們與人相處之道,擴闊包容不同思想文化的胸襟。

何教授認為住宿式書院的體制,令它與大學生宿舍有本質及內涵上的不同。宿舍是建立在教學與生活分離的架構上。宿舍除了給學生提供住宿起居的設施外,其他的教育功能很少。住宿式書院則不同,其理念是一個小社群、一個高度整合的學術共同體。它把大學生活中課堂學習、住宿、課外活動及非形式教育結合起來。

貫徹「全人教育」的理念

澳大積極推行「住宿式書院計劃」,貫徹四位一體的「全人教育」理念。何順文教授直言,大學要設立住宿式書院,對空間要求十分高,並不是每間高校都有條件建立,而正在建設中的新校園更大的空間,讓澳大有條件建立亞洲最大的住宿式書院系統。但成功設立和管理住宿式書院,絕非易事。除了資源的投放外,何順文教授指出,更重要的是整間大學都必須了解和支持住宿式書院背後的精神,努力營造師生學習共同體的文化與環境氣氛,及對「四位一體」的本科教育模式作出承諾。

「住宿式書院推行第一年,已經得到各方面的支持和認可,令我們更有信心為此繼續努力。」何順文教授說。